北京赛车计划网

绮华云烟录 第二章 对错骰---命率

小说:绮华云烟录  作者:乐正云  回目录  举报
  【注:古人常在姓氏后面加官职,大理寺卿子逻骊,姓子,所以称为子卿。大理寺少卿乐正云,姓乐正,故称为乐正少卿?!?br />
  “倩儿,说实话,那汤,真的是你做的吗?”一大早乐正云便盘问倩儿。

  “少卿,汤确实是倩儿做的,但倩儿真的没有下毒??!倩儿可以对天发誓!”少女慌了神,立刻跪在了地上,低着头,不停颤抖着。

  “请起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汤,是你全程负责吗?”

  “对……我做好,再把汤盛出来,放在盛汤的桶里……”

  “可我怎么记得是月娘送来的?”

  “这几日家里因为大小姐的事来了很多人,所以有点忙。而我去送汤的半路上恰好遇到了月娘,所以她帮我送去了……”

  “汤桶可是盖好的?”

  “正是?!辟欢忧拥鼗卮?。

  “这样啊……那多谢了,告辞?!?br />
  “少卿慢走?!?br />
  辞别了倩儿,我们跟着乐正云出了唐家。

  “哎,老婆婆,你觉得唐家的这几个小姐怎么样?”乐正云坐在茶摊里,一边喝茶,一边询问着卖茶水的老人家。

  “呵,那几个丫头虽相貌出众,却个个打扮得像个小妖精一样,而且傲慢得很!也就五小姐小一点,不像她那几个姐姐,个个花枝招展……”说到这里,那老人家皱了皱眉。

  “那唐员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  “ting好啊,可是大好人啊……他可是富甲一方的有钱人,而且每年冬天来临的时候,他会给穷人们发粮食,衣服……他从十多年前就开始这样了,一直坚持到现在……”老人笑了笑,却又立刻收敛了笑容,说道:“谁知道这么一个大好人能生出那种女儿,可悲啊……”老人不说了,又继续擦桌子去了。

  “淼小姐,你在不在?”一个男子站在唐府门前,手里提着一堆礼品在门外大喊。

  “又是一个追求者?!崩终撇恍嫉乜此谎?。

  “那就是个混蛋!”老人家盯着那个男子骂了一声,“那就是千叶的丈夫,娶了千叶没多久,一听绣球招亲,就毫不留情地休了千叶来追求唐家小姐。就他那个鬼样子,癞蛤蟆想吃天鹅ròu,真是个混蛋!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接着,乐正云又与老人谈了很久才肯离开。

  当夕阳渐渐染红了天际,乐正云走在大街上,喃喃自语:“事情,越来越有趣了……”她对着天笑着,心中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。她掏出两枚骰子,向上一抛,又迅速用手接住。她瞟了一眼掌心里的骰子,然后zui角上扬,ni喃:“呵,概率还ting高呢?!?br />
  待到我们回到唐家时,天已经有点黑了。乐正云在花园里和一位妇人聊了很长时间。渐渐的那妇人也不拘束了,再加上性格本来就很泼辣,她彻底敞开了话匣子。

  “说到这唐员外呀,我给你讲啊……”她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,然后挨近乐正云,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云姑娘,我给你讲啊,之前听说他喜欢上了一个丫鬟,还有了一个孩子,可大夫人不愿意,唐家人又好面子,就把那孩子给扔了……如果那孩子现在还活着,估计和五小姐差不多大了吧?”

  “对了,那个丫鬟叫什么名字?现在还在唐家吗?”

  “怎么可能还在唐家!我记得很清楚,那个姑娘叫雅儿,长得好生漂亮!可因为那件事被赶出了唐家??晌颐切睦锒济靼?,她被心狠手辣的大夫人给……不久啊,就跟报应似的,大夫人也死了,唐员外说她是病死的,葬礼什么的就草草了事了,将近十多年了,到底是怎么了?谁知道呢……”

  她们聊了很久才分开。吃完饭,睡觉,一夜便这样过去了。渐渐的,天亮了,我们吃过了早饭,坐在屋里。

  “走,查房去!”

  “查房?”

  “没错啊,就这样干等着,也不会有什么结果?!崩终蒲锲饅ui角一笑,走在我们前面。

  首先,我们来到大小姐唐鑫的房间。桌子上的花生su,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,还有一串花生挂在窗边随风起舞……一切并无异样。

  再而是二小姐唐森的房间。梳妆台上又是满满的化妆品,桌上墨绿的绿豆糕摆放得整整齐齐,似乎在等主人归来。

  “没想到,一切会如此突然……欸,你干什么!”不知何时乐正云拿起了一块绿豆糕,津津有味地吃起来。

  “这唐家的糕点好像都是花生做的,好不容易看到绿豆糕,换换口味嘛……”她冷冷地笑笑。

  接着,我们又查看了另几个小姐的房间,基本都差不多,花生su,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,还有窗边的一串随风飘扬的花生……

  “不止是小姐们的房间,好像唐家所有屋里都有花生,为什么???”少姜问乐正云。

  “因为唐员外靠着卖花生成了长安城内的首富。你平时吃到的跟花生有关的东西,基本都和唐家有关呢……”

  “这个……厉害了!”少姜惊叹道。

  我们又在宅内转了转。

  “不好了!”半夏急急忙忙地跑过来,“少卿少卿,不……不好了!三……三小姐出事了!”

  “不会吧,昨天下午她还跑来问我们凶手是谁,下一个是不是她。没想到……”少姜捂住了zui。

  “她很恐惧呢……好了,走吧,去现场看看?!?br />
  我们来到现场,那是离唐宅不远的小河,此时河岸上已经挤满了人,尸体也被捞上来了。

  “溺死的,死亡时间就是一刻钟之内?!?br />
  “嗯,这样啊……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?”

  “是……是我……”倩儿怯怯地扭过头来,“当时我正陪三小姐在河边散步……忽然,三小姐就跟见鬼似的,大喊着什么‘别过来’‘不要’之类的话,然后……然后她就跳河里去了……我不会水,我用手捞,可捞了半天也没捞到……”

  “好,知道了,谢谢?!?br />
  之后,乐正云坐在屋里,拿着两个骰子掷来掷去,她把自己关了一个下午,哪也没去,渐渐地,月亮悄悄爬上了树梢。

  “走吧,去拜访朋友去?!崩终瞥米旁律吹搅嘶ㄔ?。

  “姑娘,别来无恙???”乐正云坐在了那姑娘身边?!肮绻颐徊麓?,你叫唐六吧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!”少女惊恐地反问。

  “你脖子上的长命锁上有你的名字。欸,你腰间的玉佩真好看呢?!?br />
  少女没说话,下意识地用手捂了捂。我一惊——那不是唐员外的玉佩吗?莫非……

  “好吧……打扰了,姑娘,有缘再会?!崩终评肟???伤⒚挥谢胤?,而是去了后院——下人们住的地方。

  一进后院,便看见月娘坐在月下,也许是我们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她,她扭过头来,“三位这么晚了还没睡???”我看见她抹了抹脸。

  “嗯……我们在等子时到来,看看能不能找到夜半gao鬼的人的线索……晚上太冷了,所以我们几个来回走走?!崩终普庋底?,可我知道,那半夜叫喊之人究竟是谁,我们三个早已有所察觉。

  “那三位可否来寒舍坐坐?”

  “太谢谢了!”乐正云笑着走进屋。

  月娘和柳千叶住在一起,这间屋子在后院角落里,很小,所以只住两个人。

  “这味道……真刺激!”乐正云一进屋便皱了皱眉。

  “让几位见笑了,这是我养花的肥料?!绷б兑裁凰?,她尴尬地笑笑,指了指花盆边的一个小桶。

  “这花真漂亮呢?!崩终瓢研⊥胺旁诶蚺?,然后笑着抚摸着那一盆娇艳欲滴的红花。

  “这是虞姬草……乐正少卿,这个难闻,别放桌子上?!彼底?,柳千叶把小桶提到了墙角里。

  “对不起呢?!崩终菩π?,然后转身掷两枚骰子,又迅速收起来——我见她zui角微微一扬。

  在月娘房里坐了一会我们就离开了。

  “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?”乐正云问我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不会吧,堂堂大理寺卿子逻骊,我的子卿大人,你连这都没注意到?”

  我摇摇头,看她,她却欲言又止。须臾,她才开口问道:“你听到月娘自己一人在月下说什么吗?”

  “好像……在叫‘雅儿’?一个人名吧?!?br />
  “子卿大人您耳朵真好使!”少姜目瞪口呆。之后,回去的路上,乐正云再也没有说过话。

  一夜过去了,东方渐渐吐白,我们吃完饭,坐在屋里低头冥想。

  “按这个进度,下一个,就是唐焱了吧?看看她去?!崩终铺嵋?。

  “嗯?!蔽乙餐饬?。

  我们来到唐焱的屋外,房门开着,一进去,便看见半夏站在门口。她的旁边是掉在地上的水盆,水已洒了一地。再看她的表情,她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,不知所措了。我们的朝她看的方向看去——一个人自己燃了起来,四周却没有一丝着火的痕迹!

  “还傻站着干嘛?快灭火??!”乐正云大喊。

  一盆水泼上去,火渐渐灭了,可惜,那个人已经……

  动静越来越大,人渐渐来齐了。

  “这是造什么孽了呀!”柳千叶在一旁以帕拭泪。

  “焱儿?怎么可能!这个是焱儿?”唐员外跪在一旁大哭起来,与之前相比,他更憔悴了。

  “这确实是……还请唐员外节哀……”乐正云在一旁安慰道。

  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,照在那具烧焦的尸体上,显得格外yin森恐怖。昔日里桌子上摆的整整齐齐的美容的瓶子罐子散落一地,四周一片狼藉。

  姗姗来迟的唐垚前脚刚进来,便立刻冲了出去,跑到树后呕吐起来。

  “这是什么?这……这怎么可能是焱姐姐?他们为什么要说这是焱姐姐?”唐垚双手紧紧抱头,她恐惧到了极点。

  “半夏,唐焱出事时,你在案发现场,对吗?”乐正云将手搭在半夏的肩上,目光诚恳地看着她。

  “嗯……”半夏已吓得魂不守舍,颤颤地点点头?!暗笔蔽摇乙旗托〗闼拖戳乘?,结果刚一进屋就看见……就看见坐在旁边的唐焱小姐自己烧了起来!她自己烧了起来!全身是蓝色的火焰,像鬼火一样……好可怕……”

  “你为什么这个时间给她送洗脸水?”

  “这是小姐自己规定的,她好像说什么美容?……”

  “她是自己烧了起来?少姜,死因?!?br />
  “烧死的?!?br />
  “这样啊……”乐正云闭上眼睛,嗅了嗅周围空气,在掌心摇了摇两枚骰子,然后喃喃自语道:“看来我的推理正确率很高呢……”

  现在,唐家上下人心惶惶,五个小姐中只剩下唐垚一人。

  “是她,是她!一定是她!是她回来了!她回来报仇了!”被接连不断的噩耗摧残的十分衰弱的唐员外语无伦次地喊着。

  “她?”

  可唐员外并未回答我们。

  “好了好了,都出去吧,让垚休息休息?!?br />
  “现在不看着她,万一……”我反问。

  “我还是有点职业道德的,我不会再让牺牲者出现了。好了,都散了吧。垚,你好生歇着,我们再转转?!崩终仆迫磷盼颐前讶硕几狭顺鋈?,然后关上门,她在少姜耳边不知说了什么,少姜便跑开了。她带着我兜了一个大圈子,却最后又回到了唐垚门前。

  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“哼哼,上房?!彼湫σ簧?,然后跳到了房顶上?!翱焐侠??!?br />
  我们藏在房顶上,从这里刚好看到下面所发生的一切。

  “你想干嘛?”

  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?!彼钜斓匦π?,然后示意我趴下。

  接着便出现了一个身着青衣手端盘子的身影。近些,才看清此人竟是柳千叶,她端着一盘糕点走进了唐垚的屋子里。

  “别傻愣着了,蹭吃的去?!崩终谱萆硪辉?,从房顶上跳下去也走进了屋里。

  “唐家死了那么多人,柳姑娘仍不忘给垚送糕点,想的真是周到呀?!崩终菩Φ貌换澈靡?。

  “哪里,下人应该的?!绷б兑烨承Ω街?。

  “嗯……呀,唐员外也来了?!辈恢问?,唐家大大小小都挤在了唐垚小姐的屋内和屋外。

  “乐正少卿,您让少姜大人唤我们前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唐员外一脸愁容。

  “听推理,找凶手,愿不愿听?”

  “什么!”唐员外一下子来了精神,唐家上下也都瞪大了眼睛。

  乐正云缓缓道来。

  “咳咳,先看大小姐唐鑫的死。唐鑫被蒙汗药灌倒,侧身躺在栅栏外突出的那一小片地方上,手脚用绳子绑住。绳子的另一端分别固定在四个大小相同的冰柱上。一开始冰柱的长度大于两根栅栏之间的宽度所以掉不下来,可天那么热,冰就会融化。冰一化,绳子和小块的冰不就从空隙里掉出来了吗?绳子掉下来,随之人就一起掉了下来?!?br />
  “那……凶手为什么要这么麻烦,他要真的想杀她,干脆直接从楼上推下来不就行了吗?”我问。

  “子卿大人莫急。凶手那么做,自然有她的道理,她要制造不在场证据,这样她就能洗清嫌疑,所以她需要目击者,这个目击者要年龄尚小,遇到事情不能镇定,所以半夏成了第一个目击者?!?br />
  “那凶手又怎么能确定冰什么时候融化?”

  “子卿你急什么,很简单,她需要一个报信者,而这个报信者不一定非得是人,懂?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那只鸽子?”

  “不愧是大理寺卿子卿大人,凶手把鸽子的脚用细一点的绳子绑上,也缠在冰柱上,不过位置靠外,鸽子能脱离的时候,人还不会掉下来。鸽子离开之后会飞到主人身边,这样凶手便知道时机到了,便会让半夏过去,自己找借口离开,这样一来半夏就可以目睹发生的一切,等我们过去时,冰已经化成水了。柳姑娘,你的鸽子养得不错嘛?!崩终菩毖垡恍?。

  “乐正少卿冤枉!这天下养鸽子的又不止我一人!”柳千叶反驳道。

  “好好好,天下养鸽子的不止你一人,我也养过。好,再看二小姐唐森之死。唐家是花生大户,靠着花生发财,唐家人便把花生视为吉祥物,所以处处都有花生??晌ǘ蓝〗惴考淅锩婕坏交ㄉ挠白?,为何?有一种人对花生过敏,非常严重,严重到一吃花生便痛不欲生,对吗?唐员外?!?br />
  “没错,森儿确实对花生过敏,所以每个下人都被警告过不要给森儿花生?!?br />
  “好,也就是说早上的饭里面不应该出现花生。那也就是说今早的牛ròu汤里的花生碎是故意被人放进去的,二小姐不小心吃了汤里的花生碎屑,感到非常的痛苦,情急之下就……唐家早上吃素,这在唐府是众所周知的??晌侍饫戳?,那日倩儿做错了汤,只有现场的人知道??晌瘟媚锶春敛挥淘サ厮党瞿鞘桥òu汤?”

  “我……我情急,而且我也看到桌子上的碗了……况且她口中的茎和叶又怎么解释?大家都能证明在我来之前就有了?!?br />
  “你眼力真好,我又没说叶子的事是你干的,我也没说凶手只有一个。当时在场的,是月娘与唐垚,唐垚与半夏一样,被吓傻了,那是不是趁这个时候抱住倒地的唐森,背对着唐垚把叶子塞进去就不会被人发现呢?”

  “若少卿真这么想,老奴也无话可说?!痹履锶悦娌桓纳牟惶?。

  “哼嗯……别在意,一切,仅是我的臆想罢了?!崩终朴中α诵?,便继续说道:“好,再看三小姐唐淼之死,这个手法很高明呢……”

  “少卿少卿!”倩儿打断了乐正云的话,一副惊恐的表情说到:“乐正少卿,三小姐……三小姐明明当着我的面自己跳河里去了,也没人推她呀……”倩儿用手紧紧抓住乐正云的胳膊,她双唇颤抖,仿佛受了什么打击。

  “别慌,这便是巧妙之处。死因就跟自杀一样,可实际上呢?并非如此,唐淼死前可是非常不安呢,她还一直问我,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她。这样一来,确实,看起来很像是唐淼过度恐惧而自杀,可唐淼那么怕死……有没有想过是幻觉?”

  “幻觉?巫术?”

  “子卿大人想多了。并非巫术。大家可知道罂子粟?吃了会产生幻觉的。唐淼心中充斥着恐惧,所以,当她误食罂子粟时,药效发作,便出现幻觉,以为自己将被杀掉,所以……罂子粟这个东西,我可在唐家见过呢?!?br />
  “什么?我们家怎么会有这个?我怎么不知道?”唐员外大叫起来。

  “是呢,府内花草都由我与月娘打理,我也不知道呢?!绷б兑哺胶?。

  “你们当然不知道,因为,你们都把它当做了虞姬草。嗯……也有人是装不知道。我一开始也想不明白唐淼是如何死的,可是就在那时我在千叶姑娘房里看见了虞姬草,啊不,应该是罂子粟。罂子粟与虞姬草长的十分像,但它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。当我看到它时,便猜想……这罂子粟的主人,不知……”

  “少卿又冤枉……千叶真的不知道那是罂子粟?!?br />
  “嗯,我也没说就是你呀,这么紧张干什么。好了,再看下一桩案子,唐焱之死。听半夏说,是唐焱自己烧起来了,像……鬼火一样?鬼火啊,说白了,就是磷自己烧起来了,若把磷涂在她身上,那不就……”

  “可谁有那种能耐能把磷涂在她身上?她自己察觉不到?”

  “有啊,自己涂啊。之前观察过她的房间,她的胭脂水粉可比旁人多得多。也就是说,只要把磷当作化妆品之类的东西送给她,她就会自己涂身上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那为何会在我进来的时候烧起来呢?”

  “很简单,唐家佣人的工作时间都是规定好的,这样只要控制好磷自燃的时间就可以为凶手制造不在场证明?!?br />
  “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?大理寺的人都这么随便吗?”月娘板着脸质问着乐正云。

  “怎么不可以?还记得当时唐焱自燃的位置吗?”

  “我知道,在窗子旁,当时太阳正好照下来,阳光落在尸体上,好……”少姜抢答道。

  “打住。也就是说,当时唐焱坐在窗边,太阳照射下来,达到一定温度时,磷就自燃了?!?br />
  “可她为什么要坐在窗边?她自己不会发觉她涂在身上的是磷?”

  “很简单,还记得当时案发现场尸体旁有一个小瓶子吗?我闻过,那里面的味道很刺鼻,那就是用来装磷的。凶手把磷装在小瓶子里,声称这是美容药品,把它送给唐焱,并告诉唐焱要涂抹在身上,且告诉她要在几时的阳光下照晒,这样就可以控制死亡时间。至于她为什么发现不了这是磷,很简单,说这是秘方,所以味道不好。再说了,一天之中阳光照射强度又不是恒定的,告诉她几时的阳光效果最好,这样一来,一向爱美的唐焱肯定会去试一试……欸,你们知道我在哪看到磷了吗?”

  “哪里?”

  “柳千叶和月娘的房中?!蔽一卮鸬?。

  “没错,就是她们的房间里。案发现场有一股很刺鼻的味道,大家都以为那是尸臭,其实不然,那是磷的味道。而那种刺鼻的气味,我不久前还在柳千叶和月娘的房间中闻过?!?br />
  “那是我养花的肥料!”柳千叶反驳道。

  “磷确实是一种肥料,这点也可以说的过去,但你那一桶磷的纯度可是胜过了普通肥料。肥料中磷的成分过多会对植物造成伤害。不过,在你的花盆里,我没有闻到磷肥的味道?!?br />
  “可我真的不知道那是磷!”

  “是吗?你真的不知道?那为何那日我把桶放在烛火旁,你却要急着拿开?”

  “我……”柳千叶一时语塞。

  “把那种东西放桌子上有伤大雅?!痹履锩娌桓纳靥媪б侗缁?。

  “是这样啊,但我猜想,也许是因为磷的着火点低,放在炉火旁你怕它着了?!?br />
  “你……”柳千叶咬紧zui唇。

  “好,再看唐垚。她还未出事,对了,柳姑娘,为何你的脚那么脏?”

  “我只是个下人,干粗活的,难免弄脏衣服?!?br />
  “可后山的土坑呢?我派大理寺的人跟踪过你,结果发现你在挖坑,坑还不小——这是准备埋人吗?”

  “种点东西不行吗?”

  “那可真是杀鸡用牛刀啊,挖那么大的坑就是为了种东西。最后问一句,你拿来的糕点,你敢吃吗?”乐正云神色严肃起来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柳千叶气的瞪大了眼。

  “我就问问你,你敢吃吗?”乐正云不笑了,一脸严肃?!澳闳舾页?,且吃了无事,那就当我先前说的话都是空气,是我冤枉了你,我向你赔罪?!?br />
  柳千叶听了,愣了愣,然后舒一口气,一脸坦然,似乎决定不再反抗?!澳阄裁茨敲醋孕??”

  乐正云冷笑一声,拿出两个玲珑的骰子在手中颠来颠去道:“我是赌徒,但我不是赌鬼。别人赌的是钱,而我赌的,是命。以我的命为赌注,去窥视我的推理是否接近真相。而这次上天待我不薄,我掷骰子,示数为大,看来我的推理正确率很高呢……最后的案子,你想先迷倒唐垚,再将她埋坑里,可你太急了,在风口浪尖上作案……”她笑了,她在这场赌局中赢了,可不知为何,她像被抽走了很多体力,看上去十分疲惫。

  “是啊,就是我。这最后一个人,我想让她吃了这放了麻药的糕点,让她永远昏死在土坑里,哈哈哈……”柳千叶近似疯狂地笑起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为何要害我们?我们跟你无怨无仇……”唐垚目中已充满泪花。

  “恐怕,是因为她的丈夫吧?!崩终泼茍惖耐?,然后无奈地看了看柳千叶。

  “没错,都是因为你们,他才休了我,他休了我!……我们是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,如今他好不容易才与我成亲,可因为你们这几个小贱人非得gao什么不分出身什么人都能来参加的绣球招亲。就因为这个,他竟然休了我!他竟然休了我!那么无情……所以,我要杀了你们,杀了你们这帮贱人!我恨你们!”柳千叶像疯了一样,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似野兽般扑了过来。

  “拦住她?!崩终贫晕沂沽烁鲅凵?。我上前击昏了柳千叶。

  “终于……凶手终于被抓住了……”唐员外长舒一口气,也不顾旁人的眼光了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  “不,还没完。凶手虽抓住了,但帮凶还在逍遥法外呢?!?br />
  “什么?还有帮凶!”唐员外一下子站了起来,“此话怎讲?”

  “唐员外,若我在旁人面前提起您的那段往事,您介意吗?”

  唐员外眉头一皱,霎时却又舒开。他摇摇头,摆了摆手,苦笑着,似乎已放下一切,说到:“这都是报应??!罢了罢了,少卿,你说吧?!?br />
  “得罪了。十多年前,员外爱上了一个叫雅儿的丫鬟,并有了孩子,可大夫人嫉妒心强,又好面子,所以她逼死了雅儿,迫使员外丢了那孩子??赡呛⒆用凰?,被月娘救下,偷偷养在冰窖旁的柴房里。细细算来,年龄应该和唐垚差不多?;辜堑媚峭碓诒牙镉龅降墓媚锫??姓唐,家中排行老六,故名为唐六。月娘很是疼爱她,冒着被我们发现的风险也要半夜给她送饭。为何?我估计,那孩子,便是雅儿的孩子,月娘的外孙女?!?br />
  “你怎么知道雅儿是我的女儿?”

  “唐淼死后的晚上我们正好经过你的房间,听见你在月下念着雅儿的名字,我便猜测雅儿是你的女儿。唐鑫死后的晚上,我们先后遇到身上冒冷气的你和柳千叶,估计是刚从冰窖送饭回来吧。不过我们这几天查案,迫使那姑娘躲在冰窖里,真是委屈她了。细细想来,她的年龄和当年那个孩子相仿呢……”

  “少卿,为何说月娘是帮凶?”

  “不只是帮凶,她还是数十年前杀害大夫人的凶手。她代替倩儿送汤,为了帮柳千叶杀唐森,并在唐森出事时往她的口中塞满花生茎叶。磷的味道那么大,同在一个房间里,就真的一点疑心都没有吗?半夜gao鬼叫喊的人追着追着就不见了,想必是非常了解花园和冰窖的人。柳千叶我们跟踪过,不是她喊的,那就剩下你了……”

  “那少卿为何又说月娘是杀害大夫人的凶手?”

  “从女仆口中得知,雅儿被赶了出去,可我若没猜错,应该是唐家为了顾及门面而杀了她。不久之后大夫人也去世了,葬礼也草草了事??商萍沂谴蠡思?,大夫人死了,为何一切都那么草率?很简单,因为大夫人的死相跟雅儿一样。唐家人慌了,以为是冤魂索命,别不敢声张。然而,知道这件事的,不只是唐家人,还有大夫人的贴身女仆月娘。而那个凶手……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”月娘几声冷笑打断了乐正云,“没错,就是我,一切都是我!是我杀了大夫人,是我怂恿柳千叶去杀那几个小姐……那都是他们自找的!凭什么他们就能锦衣玉食,而我的外孙女就要挨饿受冻?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脸上的狠毒退去,她哭了,跪在地上。饱经沧桑的她已经完全看不出她就是那个处心积虑,置于死地的杀人犯。

  “我跟你们走,我伏法,但你们千万别伤害我的外孙女,这件事和她无关……”她从地上爬起来,眼中充满了冰冷。

  “走吧?!蔽宜?。

  “不要!不要带外婆走!”不知何时唐六蹿了出来,拦在我们面前,“不要!不要!……”小女孩哇哇大哭起来。

  “小六不哭,小六不哭……”月娘慈爱温柔地将她揽在怀中,一遍又一遍抚摸她的头,我清晰地看见,她的眸中,已泪水涟涟。

  “亲情是亲情,律法是律法,得罪了?!崩终埔涣忱淠卮吡嗽履?,身后少姜紧紧抱住了哭得撕心裂肺的唐六……

  我们辞别了唐员外,离开唐府,走在回大理寺的路上,身后唐宅门前白绫飘飘,太阳挂着一丝倦意,街上冷冷清清,只有几个行人匆匆而过。乐正云一路上更是一言不发。

  “有一对骰子,可以掷出对错的概率,名曰命率。我用它们去赌,但我是赌徒,而不是赌鬼,别人赌的是钱,我赌的,是命。我押上我的性命去赌,去窥视真相。这一局,我赢了,可为何,我的心竟变得如此空空荡荡?有时候,我妄想着去接近真相,可一旦离它近了,它便将我反噬。我拿着骰子企图去预测推理的正确率,可当正确率接近十成时,我却又如此失落。是非善恶的界限真的那么清晰明了吗?杀人的人真的那么十恶不赦吗?”乐正云抬头望着空荡荡的天,脸上溢满愁绪。

  “这便是工作。大理寺官员的职责,便是去查明真相。我们无法左右这个世界,只能尽我们所能,让受伤的人少一些……窥视深渊的同时,深渊在凝视着你。就算我们不这样做,也会有人替我们去做。既然这样,那还不如做好自己的工作,还记得我们刚上任时,陛下对我们说过什么吗?”我问。

  “不要因为感情之事而动摇了自己的理智,大理寺的官员是律法的执行者,要以事实为准……大理寺的官员是一杆天平,坚决不能因为私情而偏向哪一端……”

  “对啊,寻求事实,便是我们的工作。在律法的面前,没有朋友敌人,绝对不能因为感情而纵容哪个犯人……”

  “子卿,少卿,看啊,到大理寺了?!鄙俳ψ潘怠?br>  飞鹿言情网 北京赛车计划网 www.bj-xftj.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飞鹿小说网!

过年看书天天乐-疯狂充值-疯狂消费吧,充100赠500VIP点卷! 立即抢充(活动时间:2月4日到2月19日)
上一章  回目录  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
绮华云烟录书评:
Win10系统之家 | 送50元现金棋牌游戏 | 赌博游戏大全 | 赌球网址 | 澳门百家乐官网 | 真人真钱网上赌钱棋牌 | bet365博彩网站 | 娱乐城送体验金10元 | 澳门赌博网站 | 三大大赌博网站 | 澳门网上赌场 | 中国仿真互动网,仿真的网络,互动的生活。 | 全天北京赛车PK10计划精准版 |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| 赌博网 | 真人赌博平台 | 网络博彩公司 | 网络百家乐 | 澳门网上赌博 | 国际娱乐城送体验金 | 赌博游戏棋牌网站 | 幸运28 | 365心血管网 | 北京pk10计划 | 皇冠新2官网 | 钻石棋牌注册送现金 | 澳门网上赌博 | 澳门赌博网 | 澳门赌博网 | 动画片大全_好看的动漫_日本动漫 | 365纱线网 | 徐州才好网 | 看啦又看小说网 | 88读书网 | 博彩公司社区 |